点击关闭

国际市委-虽然开放新格局中有“南看深圳北看青岛”的说:法

  • 时间:

【徐锦江骑单车逃跑】

這座極富口碑的城市是筆者的故鄉。闊別40年後迴首,筆者不僅感受到了藍天碧海紅瓦綠樹依舊,還有城市活力的習習清風,以及資本市場涌起的波瀾。趕學深圳的路也許漫長,但搞活一座城的腳步聲已經清晰可聞。

如何“搞活一座城”?王清憲提出了自己的思考:搞活一座城先要搞活經濟,搞活經濟先要搞活企業家,搞活企業家先要搞活領導幹部。

“辦好一個會,搞活一座城。”2018上合組織青島峰會之後,中央領導要求青島“打造對外開放的新高地”。這成為新一任班子的心頭大事。

他進一步闡釋,所有的成功,最核心是人的成功,所有的不成首先是人的不成。在所有的人中,成敗首要是取決於幹部,這是“關鍵少數”。青島前進的道路上還有很多很多的問題,只要幹部這個問題解決了,也只有幹部這個問題解決了,才有可能去談解決別的問題。

幹部的問題怎麼解決?自然不能坐而論道,不能停下來清議。要聚焦重點、難點、痛點、堵點,發起一個又一個攻勢,炸掉一個又一個碉堡,拿下一個又一個山頭。一句話,要讓領導幹部先動起來,幹起來,拼起來。

把深圳作為青島學習的榜樣,首先要學深圳的營商環境。王清憲承諾:“凡是深圳能做到的,青島都要做到,哪一方面做不到,哪一個部門做不到,有關部門、區市的主要領導就要在市委常委會、市政府常務會上作出解釋。”

何偉“學深圳,趕深圳!”2019年新春剛過,履新青島市委書記不足兩個月的王清憲便點了一把火,率領黨政代表團到深圳考察學習,隨後陸續派出千名年輕幹部南下掛職。

僅舉證券化率為例,其他計劃單列市中,廈門、寧波A股上市公司數量分別為47和77家,深圳288家,而人口最多的青島只有37家。青島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王鋒坦言,我國資本市場的譜系中,一批青島的企業創造了多項“第一”:青島啤酒是內地第一個到香港上市的企業;特銳德(300001,股吧)是創業板第一家上市公司;青島海爾是第一家中歐所D股市場成功上市的企業,以及青啤、海爾、海信、雙星、澳柯瑪(600336,股吧)“五朵金花”閃耀資本市場,但是從民營經濟的活躍度、上市公司數量、經濟結構等方面看,青島與經濟體量相當的南方城市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。自豪的青島人體會到了危機感和深深的焦慮。

項目的設計師兼工程師叫王希靜,從李滄區區長乾到書記,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是“不能擼起袖子加油喊,而是實實在在怎麼乾”。這位55歲的書記講話與做事風格,不同於“四平八穩”的幹部。為了把院士港做出來,遇到問題他總是向前看、找出路。筆者在園區參觀時,占地400畝的國際院士港研究院項目和18棟院士科研樓正緊張施工,一名來自深圳的人員說三年之後再來看必定是另一番模樣。王希靜立刻回應道:“用不上三年,今年春節來看,我就可以請你在這兒吃水餃。”

多次受到國務院領導肯定的青島國際院士港就是這樣拼出來的——3年前起步,108位中外簽約院士,32位院士項目落地,獲授權專利96項;預計2019年院士港可實現產值300億元,利稅30億元。

改善營商環境,讓企業家“舒服”,政府部門就不要讓自己“舒服”。讓企業家感到舒服,如魚在水,如沐陽光,政府部門要變得非常謙卑。這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作為避暑勝地、帆船之都、名牌之都和北方大港,青島歷來引以自豪,如今心悅誠服地學習別人,自然是遇到了痛點。

(作者系證券時報社長兼總編輯)

打造金融生態圈,讓資本激活城市的夢想,服務於航運貿易的金融中心、全球創投風投中心、面向國際的財富管理中心等漸次展開。今年上半年,青島實現直接融資383億元,居全國第三位。

特銳德董事長於德翔已經充分感受到市場化、法治化環境的舒適感。這位新能源汽車生態圈公司創始人提供了一個細節:因為經營上的事情,他抱著一試的心態,直接短信請求面見“讀得懂企業,讀得懂企業家”的市委書記,得到的反饋是“秒回”、速見和“秒批”。“不是每一層政府都能做到這一點,青島大的土壤已經改變了,這讓我感到非常振奮。”

青島與深圳同為沿海開放城市、計劃單列市,雖然開放新格局中有“南看深圳北看青島”的說法,但兩市實際發展質量卻有不小的差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