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党支部时间-茶园缺人手……”村党支部书记郑代发急得睡不着觉

  • 时间:

【郭碧婷回应领证】

一邊是疫情防控阻擊戰,一邊是脫貧攻堅戰,鄭代發語氣堅定:“哪個都不能耽擱!”一個春節過去,鄭代發瘦了好幾斤。

脫貧攻堅戰打響以後,在上級黨組織和社會各界的關心支持下,鄭代髮帶著村兩委一班人,帶領群眾奮力啃下一塊塊“硬骨頭”。短短兩年時間,紅旗村基礎條件“大變臉”,產業薄弱、組織渙散的落後面貌“一去不返”,從重慶市級貧困村變成了遠近聞名的“鄉村振興示範村”。

立春後,正是春茶除草、追肥的關鍵時期,但新冠肺炎疫情襲來,讓紅旗村茶園陷入“用工荒、用工難”的窘境。“村民都在家裡,茶園缺人手……”村黨支部書記鄭代發急得睡不著覺。向鎮上反映,找專家請教,跟駐村工作隊商量,終於有了辦法:村民分片分區,網格化施肥勞作,保障人員不聚集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0年02月25日19 版)

“千難萬難,我一直有個信念,就是一定要做出來,讓大家看到眼裡,服在心裡!”如今,鄭代發的心愿正在逐步實現。

路通了,產業又咋整?提出發展茶產業之初,鄭代發又遇到了重重阻力:“種茶能當飯吃?”“荒坡坡能搞出啥名堂?”村民李忠順當時第一個反對。如今,李忠順主動放棄了鎮上的生意,將自己的3畝地全部流轉給茶葉基地,加入村裡的茶葉專業合作社一起種茶。他逢人就說:“事實證明,茶葉是個好項目,還是鄭書記‘犟’贏了!”

曾經的紅旗村山高路遠,交通不便。鄭代發當著村民表態,“要修出一條致富路!”

跟廖伯軒一起在茶園“復工”的,還有100多人,他們戴著口罩,分散作業,有的施肥,有的除草。不遠處,幾名村幹部一面防控巡邏,一面進行技術指導。

那段日子,鄭代發白天“焊”在工地上,晚上走家串戶做工作,出工出力問題、修路占地問題,一件件捋。修路最“吃勁兒”的時候,鄭代發把黨支部辦公室直接搬進了施工項目部,和矛盾“面對面”,全力協調處理糾紛,僅用80天時間便建好了5.3公里旅游道路。為了修路,他把摩托車騎壞了好幾輛,膠鞋穿壞了好幾雙。

2月18日,重慶市開州區大進鎮紅旗村,初春的陽光灑下來,2000畝茶園泛著亮晶晶的新綠。貧困戶廖伯軒戴著口罩,把“務工通行證”遞給路口檢查點的執勤人員,順利進入茶園,往自己承包的施肥區域走去。“80塊錢一天,終於又可以掙工資了。”廖伯軒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