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流行-抗击疫情”“阻击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等说:法

  • 时间:

【古巨基当爸】

然而,在一定範圍內進行的“語感測試”顯示,絕大部分人認為“抗擊疫情”“阻擊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很自然,不覺得有語病。語言是約定俗成的,既然絕大部分人都覺得很自然,那就是一個值得分析的問題。

由此,文章得出結論,“抗擊疫情”“阻擊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等說法,沒有語病,可以理直氣壯地說。

為什麼這些句子把小句賓語轉換成名詞賓語後意思基本保持不變?用生成語法理論的術語講,賓語轉換而語義不變的原因,是靠“內合併”(Internal Merge)的操作完成的。具體來說,之所以“抗擊法西斯”“阻擊倭寇”“防控傳染病”能說,是因為“入侵”“犯我邊境”“流行”已經移位“內合併”進“法西斯”“倭寇”“傳染病”中去,“抗擊法西斯”就是“抗擊法西斯入侵”、“阻擊倭寇”就是“阻擊倭寇犯我邊境”、“防控傳染病”就是“防控傳染病流行”。

《“陰性”“陽性”到底指什麼》一文辨析了近來人們經常聽到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陰性、陽性這兩個術語。檢測結果呈“陰性”表明未感染病毒,檢測結果呈“陽性”則表明感染病毒。“陰性”“陽性”到底是啥意思?為什麼未感染病毒稱“陰性”,感染病毒稱“陽性”?這要從“陰”“陽”兩個詞在我國傳統文化中的語義去理解。

《咬文嚼字》刊載的這篇文章提出,“抗擊”“阻擊”“防控”等動詞,在用法上有相同的特征。這類動詞要求帶一個事件賓語,在語法上的表現是,賓語由小句充當,如“抗擊法西斯入侵”“阻擊倭寇犯我邊境”“防控傳染病流行”,其中的“法西斯入侵”“倭寇犯我邊境”“傳染病流行”都是一個小句。在具體語用中,小句賓語的謂語部分可以不出現,把話說成“抗擊法西斯”“阻擊倭寇”“防控傳染病”。

“陰”本指山的北面、水的南面,“陽”指山的南面、水的北面。我國大部分地區位於北迴歸線以北,太陽常年偏南。從偏南方向照來的陽光,只能照射山的南面、河的北面,山的北面、河的南面陽光是照射不到的。因此,“陰”又指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,“陽”指陽光照射到的地方。進一步引申,“陰”可指不顯露的,“陽”指顯露的。在現代醫學中,“陰”“陽”用作診斷疾病時對某種試驗或化驗所得結果的表示方法,當結果表明體內不顯露某種病原體稱“陰性”,當結果表明體內顯露某種病原體稱“陽性”。(施晨露)

“抗擊疫情”有語病?“陰性”“陽性”到底指什麼?有“語林啄木鳥”之稱的上海《咬文嚼字》雜誌開闢“疫情聚焦”專欄,為抗疫輿情新聞中的高頻詞提供專業解析。繼3月號對“核酸檢測”“方艙醫院”“負壓救護車”“負壓病房”等專業詞彙作出剖析後,新一期雜誌繼續辨析疫情新聞中的熱詞,同時針對“暴發”與“爆發”、“帶口罩”與“戴口罩”、“截止”與“截至”、“勠力同心”與“戮力同心”等易混淆的詞語,為讀者解惑。

《“抗擊疫情”有語病?》一文談到,自新冠肺炎以來,“抗擊疫情”“阻擊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等,成為媒體高頻用語。有人說,這些說法都有問題:情,指事情發展所表現出的總體狀況;疫情,即疫病發生和流行的狀況。“抗擊”“阻擊”“防控”的應該是“疫病”,怎麼會是“疫病發生和流行的狀況”?因此,“抗擊疫情”“阻擊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等,都有語病。

同樣,“抗擊疫情”“阻擊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等之所以成立,也是因為“抗擊疫情”“阻擊疫情”“防控疫情”,其實就是“抗擊疫情加重”“阻擊疫情加重”“防控疫情加重”。在這裡,“加重”也“合併”進了“疫情”之中。

在這些句子中,充當小句主語的詞項隱含謂語部分的語義,從語義上分析,“法西斯”本身含有“入侵”之義,“倭寇”本身含有“犯我邊境”之義,“傳染病”本身含有“流行”之義。這是詞項合併的動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