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一个钥匙-小郭还跟我说

  • 时间:

【白百何张子枫海报】

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這些熟悉的身影:騎著摩托車,馱著快件箱,走街串巷,把一份份郵件送達千家萬戶;當一聲“謝謝”一齣口,他們報以會心的微笑,風風火火轉身,叩響另一家的門。經年累月,他們在一條條街巷、一個個小區中穿行,風霜雨雪阻擋不了他們,即使節假日萬家團聚時,他們也會把一份份企盼,妥妥地送到你的手中——他們就是快遞小哥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12月02日20 版)

我居住於武漢。以前,我從漢口給一江之隔武昌的朋友寄本書,少說四五天到達,如果遇上特殊情況,時間就更長。如今有了快遞小哥,當天就可以到達。並且還可以上網查詢,知曉快件每個時段的到達地點及抵達的準確時間。

二十年之後的事,有誰能預料?但一個快遞小哥能幹好今天,還規劃明天,令人心生敬意。小郭說,不光他,他的大多數伙伴都有自己的小夢想。

衷心祝願快遞小哥們夢想成真。

我對小郭的這個設想持有懷疑,你說現在有多少這樣的鄉村驛站啦?他對我的追問卻一點都不意外。他說,自己不覺得這個設想會過時。二十年之後,城裡人會越來越註重生活質量,當然,農家樂一類的休閑場所也會越來越多,但這個市場無比廣闊。做快遞小哥的,既出力氣也還有點子,在城裡也見了世面,會做出自己的特色。我反問道:那麼自信?他鄭重地點了點頭。我又問:有何特色?他詭譎地笑道:保密。我倆開懷大笑。我說,真有那一天,我去你們客棧,可要打折喲。他說:必須的。

小郭還跟我說,不怕你笑話,我父母辛苦一輩子,還沒有到過武漢,不是不想來,是怕我花錢。這次我下了決心,一定要把兩位老人請到武漢來玩一玩,我歇工幾天,陪他們看看長江大橋,游游黃鶴樓,再到東湖去劃划船。

已經記不起第一次與快遞小哥的交往始於何時,但我記住了快遞小哥第一次送件上門時的情景:小哥充溢著活力的笑臉,以及周到細緻的服務。接收,檢驗,然後簽收,整個過程僅短短的一兩分鐘,但我有一種不同於往常的感動。我郵購的一冊書,從下單到快遞小哥送到我手中,不到兩天時間,內心最直接的感受是:快遞真好!快遞小哥真棒!

小郭還憧憬著未來。他說自己要再乾二十年,等到那時候,把房貸還完了,不管手頭還有多少錢,就回老家。我問他,回老家乾什麼呢?他說,哥呀,我們那個村子,依山傍水,風景太美了,交通也很方便,辦個“城市驛站”,讓城裡人去那裡呼吸新鮮空氣,去田園採摘瓜果蔬菜,去小塘里釣魚,去山上採蘑菇,多好呀!

又過了些時日,小郭在微信里告訴我,他用積攢的錢買了一套二手房,雖然面積不大,但他很知足,貸款也辦得很順利。我說:還貸壓力大嗎?他說:我有力氣,有信心,不怕壓力。多麼令人敬佩的快遞小哥!有一次,我與他在路邊小店小酌兩盅,他不無感慨地說,武漢這麼大一座城市,接納了像我們這樣從農村走出來的快遞小哥,我一定要擼起袖子加油乾。說話時,小伙子一臉莊重。

這件事情過後,我與小郭成為朋友,互加微信,互通信息。我寄快件時,打個電話,他就直接上門來取。除小郭外,我還和其他幾位快遞小哥成了朋友,收件發件均稱心如意。從他們那裡,我得到了尋常生活中的方便與愜意。

今年國慶閱兵慶典,當我從群眾游行隊伍中看到他們熟悉的身影時,仿佛是見到久違的老朋友,當中,有謝意,更有深深的敬意。

小郭還回村裡邀了幾個年輕人與他一起乾,承包了一個大型小區的快遞業務,如今他的小生意做得風生水起。他對我說,等房子裝修好後,他要把妻子孩子接過來,大城市機會多。

前些年的一天,妻子駕車去一個山區小鎮探望親戚,當她準備返回時,把車鑰匙丟在車內,車門自動鎖閉。她當時想,這該怎麼辦?到30里開外的市裡去請鎖匠打開,來回折騰不說,還得花一筆不菲的費用。無奈之下,她給我打電話,讓我把另一把車鑰匙送過去。路程有二百公里,時間已是傍晚,當天已無班車去往小鎮。當我心中煩悶,正在樓下躊躇時,見到快遞小哥小郭。因平時熟悉,他便問我為何悶悶不樂,我將此事告訴他。他說:“哥呀,彆著急,你把另一把鑰匙給我,現在發出去,嫂子明天上午就可以收到。”我一時頓悟,趕忙把鑰匙給了小郭。翌日上午九點多,當地快遞小哥就把鑰匙送到妻子手中。僅花費十元快遞費,卻解決了令人煩惱的大問題。